中華自然醫學宣言

序言

我們認為,以下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

追求健康和擁有維護健康的基本手段是每個世界村公民的天賦權利和神聖職責,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公民應具有充分的自由去尊重、繼承和發揚他們獨特的醫學人文傳統;醫養、健康是每個公民需要主動參與的生活實踐,「敬畏生命」是所有現代人類社會所應遵循的準則。

一、與時俱進 醫道革新

一個多世紀以前,美國國會以維護醫學的純正科學性為由,頒佈了一系列左右醫學發展的相關政策,極大的改變了北美和世界其他地區醫學教育和臨床實踐的走向,在全世界眾多的自然醫學(Natural medicine)和傳統醫學(Traditional medicine)被邊緣化,生物化學醫學(Bio-chemical medicine)模式佔據了主流醫學的統治地位。 這種醫療模式導致西醫將控制症狀為主的對抗治療(A11opathy)與流行病控制作為醫療的核心,其直接的後果就是世界各地的慢性病(Chronic disease)、疑難病症(Difficult illness)非傳染性疾病(Non-infectious disease)、衰退性疾病(Degenerative disease)和身心類疾病(Psycho-somatic disease)持續不斷的增長與社會醫療資源的無盡的投入。

誠然,現行的醫療體系有其存在的必要,但是,當該體系正不斷蛻變為獨尊“科學主義”(scientism),壟斷醫療話語權,耗竭社會資源,割裂醫學人文,使醫患關係對立之時,文明社會就應該嚴肅地反思其歷史演變過程中的片面和缺失,智慧地重塑合乎「中道」 的醫學,做到還醫(順治之醫或健康)於民而最大限度的健康自主。同時,需要每個公民與醫者的主動參與。該歷程包括但不僅限於以下各個方面:

  1. 改變疾病控制的對抗醫學(Allopathy)為健康促進(Health promotion)的醫學:以疾病控制為宗旨的醫學體系罔顧精神生命、忽視生態環境,只能將建立在症狀基礎之上的疾病譜種類無限延伸。中華傳統醫學早在數千年前就智慧地將無盡的疾病歸納在深邃而簡易的「陰陽」動態體系之中,從而將生命的定義簡明以 “精”(物質流) “氣”(能量流) “神”(信息流)【註1】在一定時空中的有序和合表現。疾病的產生源於陰陽失調及社會生態環境等影響生命動態平衡的多重因素,治療的手段均以簡易而有良效的「扶正祛邪」【註2為治則。1946年7月22日世界衛生組織所通過《世界衛生組織憲章》,就對健康下了明確的定義:「健康不僅是軀體上沒有疾病,而且還要具備心理健康、社會適應良好和道德健康。」因此,如何遵循此定義,有必要在東、西方現有的各類醫學的基礎上,融入自然哲學、人文素養(Humanistic quality),跳出對抗醫學機械式的對抗思維與規範,明瞭健康與疾病其實也是「陰陽」並存的生理、心理的兩個狀態,即中國醫學所說的「正」「邪」消長的動態表現,「正盛邪衰」者,健康;「邪盛正衰」者,生病。衹有悟通此道理,方能知法,始能幫助全人類遠離疾病,促進整體的健康為首務。
  2. 提升生理生化醫學科學至生命醫學科學:生理生化科學在物質層面對「病症」給予控制,生命科學涵蓋信息、能量與物質。前者治「病症」,後者治「病本」。治本是調節物質表現的特殊形式,以確保這種形式的正常存在,即維護、調節、改善和提升機體在信息流、能量流和物質流這三個層面的動態平衡至和諧。
  3. 區分西藥(Drugs)與食品(Foods):唐代醫學家孫思邈(581-682)強調「夫凡醫道者,當洞曉病源,以食治之;食治不癒,然後命藥」;西方醫聖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460-377B.C)也有「食物即藥物,藥物即食物」的著名論斷;東、西方先賢都提綱挈領地概述了中國數千年「醫食同源」的要旨,而西藥則是「藥毒(Drugs)同源」。
  4. 改變對抗醫學之藥(Drugs)為自然醫學之藥(Medicine or Foods):對抗療法(Allopathy)的藥(Drugs)皆以症狀控制為首要,通常導致患者終身服藥、支付昂貴專利費用、承受眾多毒副作用。自然醫學的理、法、方、藥、食等,遵循「適應原」(Adaptogen) 【註3】 的原則:無毒副作用(Nontoxic)、廣效性(Nonspecific)即其作用不限於特定的組織、器官,即促使機體各個部分趨向正常化(Normalization),維持整體動態和諧。中華傳統醫學根據藥品的毒性和疾病的輕重緩急將藥物分為上、中、下三品,而上品藥大多數符合「適應原」要件,是指引我們還「醫」與民、還「藥」於民的不二法則。
  5. 引導醫生為導師;患者為自救者:自古以來,東、西方自然醫學均將醫生視為生命修復與生活實踐之導師,視病如師,視病如親。除非急診與急救場合,治癒任何疾病都是在具有高度良知與精湛醫術的良醫指導之下的、患者積極而主動配合參與的生命修復和身心修煉過程。
  6. 改變醫療教育為日常醫療實踐:中華傳統文化信奉「尊道貴德」、「天人和德」,萬經之首的易經是中華自然醫學的哲學源頭,傳統士階層「不為良相,便為良醫」的期許,以及對普通百姓的「不懂醫不足以言孝」的要求,彰顯著醫療教育與日常生活實踐之高度融合。在資訊社會高度發達的現代社會,在世界許多國家和地區快速進入老齡社會的今天,除了急診和大型流行性傳染病的防控,每個家庭需要肩負起「人人醫學」【註4】的職責,瞭解自家的廚房即是自家的「初級藥房」,自家的洗手間(厠所)即是自家的「初級醫檢室」,自家的臥室即是自家的「保健室」。這才是應對許多地區老齡化、衰退性疾病、慢性病年輕化,醫療費用不斷攀升之正途。
  7. 將醫學專業升級為良能系統工程:良知為體,科技為用;科技不會永遠停留在「分科而知其技」的發展階段。現代量子物理學超越物我二分法,將觀察者與觀察物統一於同一場域,生命科學更大於醫學科學,每個人都與生具有一種無窮無盡的生命能量源,儒家稱之為「仁」,道家稱之為「道」,佛家稱之為「真如」,中國醫學稱之為「正氣」西聖稱之為生命力(Vital Energy),自然醫學講稱之為「自然療能」(medicatrix),它賦予我們生命的意義,它是我們拯救這個世界和每一個居住在世界上的生靈的基礎。
  8. 中華【註5】自然醫學為世界自然醫學奠定發展基礎:中華自然醫學順乎自然,應乎天地,依乎中道,適乎人情,合乎規律,通乎易理,感乎萬物。凡以「中道」立國,華夏「仁本」立人,皆屬「中華」文化而文明。人類漫長的歷史孕育了眾多的自然醫學體系(例如印度的阿育吠陀,西歐的和療醫學與人智醫學,美洲的草藥醫學等等),它們信奉「天人合一」(或「天人原一」)的宗旨,維持天、地、人動態平衡與和諧,其理、法、方、藥、食等皆與中華自然醫學高度契合,相輔相成,故同屬全人類自然醫學體系。

二、結語

每個世界村的公民都有責任與義務去維護個體的身心健康,以仁為本,共同建設一個永續發展的人類和諧社會,為此,我們呼籲:提倡醫道革新,回歸自然之道,復興中華文化,促進世界大同。

【註1】詳見公報8. 中華自然醫學基礎理論要點  8.1

【註2】「扶正祛邪」

扶正者,助生命「正氣」(自然療能medicatrix)一臂之力;

祛邪者,清(排)除機體內、外任何致病因數。

【註3】前蘇聯國家科學研究院研究員伊索拉爾.萊克曼博士Dr.Israel Brekhman

在上一世紀七十年代提出,適應原的觀念。得到世界醫學會的認同。

•           其條件有三:

      1. 無毒、無副作用。(nontoxic)
      2. 廣效性,其作用不限於特定臟器、器官。(nonspecific)
      3. 具使身體各機能正常化作用。(normalization)能調整激發全身,使全身正常化而達到體內動態平衡(homeostasis)或自癒力elf-curative power or self-healing ability。

【註4】「人人醫學」非人人當醫生,而是人人懂得依「中道」善用自身與生具來的 「正氣」

(自然療能Medicatrix)趨吉避凶、安身立命。出自中華自然療法世界總會創會總會長 陳紬藝中醫師(1924.9~2008.3)遺志:「依據國父(孫中山先生)遺教:提倡醫道革命,復興中華文化, 促進世界大同。宣揚中國的和世界各國的自然醫學,建立人人醫學,家庭醫學,以及預防醫學。」

【註5】「中華」為何?

      1.       中也者,天地之大道也(孔子),華也者,萬象萬物興興向榮也。中華者,宇宙運行之自然規律及法則
      2.       中華者,以不變應萬變。中華文化就是萬變不離其中的變化,中是講合理,華是華麗變化,文是紋理, 花樣,化是自然(化)孕育。(曾仕強)

註:

    1. 此宣言是在2012年4月7~9日在馬來西亞吉隆玻召開的「2012年世界中華自然醫學高峰論壇」(https://www.aanmc.info/news/Leaflet.pdf),由與會的300多位學者專家及馬來西亞政府首長衛生部長 廖中萊博士共同簽署發表的「中華自然醫學宣言、公報」,由台灣前中國中醫藥研究所所長 陳介甫教授於大會開幕式上宣讀。在此基礎上, 2016年2月再由美國波特蘭州立大學自然醫學終身教授薛史地夫博士、美國自然醫學研究院執行長/自然醫學文摘雜誌社何永慶社長主筆起草,儒家大學者余樟法先生、美國自然醫學院付海呐教授、張奇博士、身心健康專家李辛醫師、立品圖書社長黃明雨先生等人參與修訂草擬。2018年7月27日,再由前台灣中國醫藥研究所所長、陽明醫科大學 陳介甫教授作第八次修訂,2019年3月15日由AANM秘書處第九次草擬修訂,希望眾位同道群策群力,以期早日提供時下各國醫藥改革及自然醫學發展所迫切需要的綱領與途徑做參考。若能如願,世人幸甚!社稷幸甚!
    2. 2016年8月25日在聯合國NGO峰會,紐約聯合國總部一號大會廳,NGO峰會見證著人類生命健康事業的一個歷史性時刻,中國代表團著名心外科專家劉東博士,代表《世界自然醫學雜誌》編委會隆重宣讀本《自然醫學宣言》